军人转业后,村官老师拍客护工啥都能干!
2016-04-28 16:16:28   来源:

陈立新,安徽贵池人,大校军衔,1986年从贵池市殷汇中学考入南昌陆军学院,1990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取得大学本科学历,军事学学士学位。毕业后,先后任排长、组织干事、副连长、闻名全国全军的“硬骨头六连”政治指导员、教导员、团政治处主任,2004年任原南京军区某陆航团政委,2012年团改为陆航旅后,当了8年团政委的陈立新升任陆航旅政委,2年后转业并选择自主择业。转业后,用他一生的积蓄在甘肃一个贫困的乡村筹建了一所小学,他成了一名乡村教师。

问他为何要这么做?陈立新说,回首自己十年政委生涯,总感到想干的事情没有干好,想抓的东西没有抓到位。不管是从良心,还是从党性的角度出发,都容不得他停下脚步。而看到了他今天的选择,我明白了他自责的意义。同时他也用行动更好的诠释了“我是一个人民子弟兵”的真谛。

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希望为贫困山区的孩子们做点事,希望自己为扶贫事业做出贡献!所以,他甘愿放弃稳定的部队生活,来到这片贫困山区,为孩子们当起了乡村老师!他自己花钱搭建学校,自己教孩子们读书,这样的优秀转业军人,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他,转业当了乡村教师!

他,是成功的!

                                                         

上图为吴慧芳本人

吴惠芳,1980年考入军校,学的是炮兵专业,毕业后成为基层炮营的排长。至今,他对于如何定坐标、瞄靶位,仍有一套心得。吴惠芳上过老山前线,参加过九江抗洪,先后在部队团、师的军事、政工岗位任职,至2005年转业时,40岁出头的他已经是南京军区某师政治部主任。

“如果为了当官,我不会回来,村官有啥?如果为了钱,我早就回来了。”55岁的吴惠芳这样说。

每个地方都可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这位由部队师职军官转身为苏南小镇普通“村官”的江苏省劳动模范,致力于将张家港永联村打造成为中国新农村社会治理的样板,成为中国乡村小镇率先走向世界的标杆。

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永联建设者们,都对吴惠芳赞不绝口。“他这个省劳模可是名副其实的。”“你和他在一起,时刻都能感受到他那种强烈的使命感和信仰信念。”“他善于把握大局,视野广阔,扎根于农村,善于实践探索,无私奉献。”

对于吴惠芳的选择,可能不少人会困惑难解。军校毕业生,在部队里摸爬滚打25年,好不容易升至师级军官。他若是不回来,继续在部队发展,有希望晋升更高职务;如果按照政策转业安置,也少不了安排个好单位。结果呢,他竟然选择回乡当了“村官”。这难免有人会说他太愚太傻。 

“对个人的名誉、地位、利益,要想得透、看得淡。”这是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在县委书记研修班上,对广大党员干部提出的要求。只要我们深刻领会了总书记这一警句的内涵,就会对吴惠芳的选择由衷地折服和敬佩了。他既不愚,也不傻,他是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谱写“心系群众、为民造福”的新篇章。

他,转业当了村官!

他,是成功的!

                                          

何苦,重庆奉节人,18岁参军入伍到吉林。他先当侦察兵,后当报道员,从小就爱好写作的他,好几篇报道引起较大反响。因为工作出色,何苦提干成为一名军官,从事宣传报道工作。2007年,何苦调到重庆工作,依然在部队从事宣传工作,曾参与汶川抗震救灾等重大任务的采访。

2014年1月,何苦脱下穿了20多年的军装,换了身行头,来到重庆渝中区解放碑的自力巷53号,真当起了棒棒。

正团级转业军官何苦当棒棒了,这事没多久就炸开了锅,父母从奉节老家赶来,苦口婆心劝说,亲朋好友觉得不可理喻,像他这样的正团级干部,完全可以端个“铁饭碗”,何苦这样?不过,何苦倒是很坚决,选择了自主择业,干起了不起眼的棒棒军。

“你到底啷个想的?”何苦说,既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突发奇想,我在部队也是做电视摄像的,这样做,只是想好好地记录下这个群体,一个我们这座城市里即将消失的行业:棒棒军。

白天,他一根棒棒,一卷麻绳,穿一双胶布鞋,跑得飞快,还喜欢到处打听棒棒们的八卦;晚上,T恤配牛仔裤,身高1米83的这个棒棒活跃在解放碑自力巷时,兜里常揣着一部智能手机,他恢复了“身份”:正团级转业军官。

这不是谍战片,倒是确确实实是部“卧底”大片,39岁的转业军官何苦,在一年前“卧底”进入棒棒军中,干苦力、追货车抢业务,晚上跟几个棒棒兄弟搭伙窝在10平米小屋里。

这么干何苦呢?好多人这样问何苦,最近,有了答案:他当棒棒一年,拍摄出了一部名为《最后的棒棒》的纪录片,剪辑后,时长350分钟。

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拍出了一部大片,让这个社会对棒棒这个行业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他,转业当了棒棒拍客!

他,是成功的!

                                             

上图为黄艳泽本人

黄艳泽,他有着与众不同的少年时代,8岁丧父,10岁母亲改嫁,带走了4个姐姐。他曾考取哈尔滨工业大学计算机专业,但因为无人资助,这个爱学习的孩子选择了从军。5年的军旅生涯让他终身难忘,离开部队后,他自己创业,成为了一名企业家。

5年的军旅生涯造就了他钢铁般的意志,良好的生活习惯。看到曾经的同学,有了不错的事业和收入,他坐不住了。2000年,他转业下了海,把所有的转业费都用到了学习上,听过职业经理人培训等各种培训课程,“把军事头脑转变为商业头脑”。他的第一份工作是业务员,做运动用品的销售,每月提成能拿到3000元。打了一年的工后,他去了南方发展。做过总经理助理、销售总监、职业经理人。他开始慢慢熟悉,并学习浙商、温商、晋商的各种经商方法。在南方的经历,使他看好了运动产业的前景。2006年,他在朋友的一家运动设施有限公司做经理,取得了非常好的业绩。

随后,他成立了自己的服务机构:TT战士拓展培训连锁机构,是全国唯一一家以户外体验式专业军事拓展训练和组织专项竞技运动的服务机构。精良的军事演习同步装备、美国西点军校的课程、台湾军事野战俱乐部的管理模式,颇受欢迎。

黄艳泽是一个普通的复转军人,在频繁的跳槽之后终于选择了自己创业,而且他的创业不是仅仅为自己,更是为成千上万的复转军人,这是一个远大的志向,这是一次成功的创业。

他,转业当了企业家!

他,是成功的!

                                    

                        上图中蒋建强正在为老人按摩

蒋建强,49岁,1984年考入原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驻武汉空军某部医院。先后任医生、所长、院长、师卫生中心主任。

2006年副团职职务的蒋建强转业,为不增加地方政府负担,他选择自主择业。回地方后,他凭借自己所学,开办个人诊所。

2013年底,当战友闵坦找到蒋建强说,自己想开家医养结合的养老院并想请他做院长时,蒋建强没谈薪酬,就关了自己开了7年的诊所,来到正在装修的正康社区养老院。

“当时选择放弃自己的事业,就是想能有机会为更多的老人服务。”话语不多的蒋建强说完这句话,眼睛有些湿润。

他说:“其实像我这样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在父母身边尽孝的不在少数,他们能将父母送到养老院也是无奈之举。我们做养老服务的人,只有把这些老人当自己父母一样对待,老人才会在这里开开心心,安度晚年,子女也可以放心、安心工作。”

蒋建强看上去虽然单薄,但行事风格还是保留着军人作风。做事雷厉风行,说干就干。“在我们养老院里,只要老人需要,他什么都愿意为老人做,有时我们护工都不愿意做的他都会去做。”曾在三家养老院做了近20年的护工张炎娥说,特别是有的老人便秘需要用手掏和帮长期卧床的老人擦洗身子这样的事,很多护工嫌脏不愿意干时,蒋院长大都亲自上。

据了解,经过蒋建强按摩,已有50多名老人恢复行走能力,四肢功能都得到有效改善。

他,转业当了养老院院长兼护工!

他,是成功的!

当然,这只是凤毛麟角,

很多复转退军人,都在社会各个岗位上发光发热,

他们,用军人的精神和品质,

来阐述一个军人的能力担当!

无论走留,

只要你(曾)是军人,

就必须要有努力成才的目标!

加油!

相关热词搜索:护工 村官 军人

上一篇:内江:“第一书记”、军转干部万春勇的帮扶情结
下一篇:军转干部不选择计划安置,承包800亩荒地创业

分享到: 收藏

军民论坛   互动百科   军事网   军事新闻   军事

客服投诉热线:400-685-5566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7796935     客服邮箱:zgjunmin@126.com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声明 人才招聘

Copyright版权所有 军民网